昨天在深圳出差,订的是晚上十点左右的飞机回北京。本打算提前一两个小时去机场梳理一下当天的会议纪要,如果时间有剩余就完成作业雨。然而,在飞机晚点了两个小时的冗余时间下,我直到今天下午四点钟才完成会议纪要,而作业雨更是惨到现在才开始写。


于是……深切地感到自己的时间管理出了问题。所以即便本来想写一下在深圳出差的所思所感(第一次去深圳,人事景物都有些许震撼),但还是决定来写一写对时间管理的反思。



务必不要在功劳薄上躺一分一秒


昨天的上午和下午分别与两拨客户交流,效果不错。大概是潜意识里生出些些骄傲,我在机场时,心想这下可以终于可以放松了:


我今天可是忙碌了一整天哦,休息一下也不为过吧!


就算明天再写会议纪要,领导也会体谅我的吧!


一整天都没在朋友圈里发言了,跟朋友们聊会儿吧,何必把弦绷得那么紧呢!


或许在潜意识里,我早已批准自己躺在了功劳薄上,任由自己取得小小成绩就可自大一番。


而我更应该想到的是,在机场候机的时间是十分宝贵的——就算正点(22:00)起飞,回到家已是凌晨两点,那么第二天一定会犯困。考虑到会议纪要需要花功夫去写,外加出差几天公司里耽误的事情,第二天的任务肯定不轻。这一来,作业雨的时间又会被压榨了。


一环追一环,如果当下该完成的没完成,后续的时间管理必定会严重受到影响。疲劳“驾驶”的结果是时间愈加地不可控。


再者,飞机延误本不是好事,但按照我原先的计划——又要梳理会议纪要,又要写作业雨,时间是略微紧张的。而飞机一旦延误,延误的时间刚好够我充分完成这两项事务,对我来讲反而是件好事。


然而,一旦开始放松,就会愈加放松。我就这样慢慢悠悠地,一边跟朋友聊天,一边“干活”,直到全部时间全都消耗殆尽。结果直到凌晨四点我才到家,第二天上午只得请假休息,下午才真正开始工作。


所以现在苦逼写作业雨的时候,我一点也不心疼自己,而是嗟叹自己不够争气。一切糟糕的现状都是因为没有从长远看,哪怕只是往前多想一两步,所以才会对当下的时间利用没有紧迫感。


更不要提,这次出差若有成效,也更多要仰仗另一位老销售的三寸不烂之舌,我的功劳其实没有很多。不禁感叹,“贵有自知之明”,难矣。



务必有的放矢地去“问”、“答”、“听”


这次出差,我作为工程师向客户讲解产品,同行的另一位资历较老的销售主要负责客户交流。


由于我资历浅,有太多东西不懂,所以全程录音,以便后续写会议纪要时不会遗漏什么要点。


录音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想必很多人都有录音的习惯——是给自己留了在会后思考和整理的缓冲区。但录音的坏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交流当时自己注意力的不够集中也留了后路。这导致我在开会时的“听”其实是漫无目的的,更不用说把散落在前后的细节串起来了。


如此,会上我也只零碎了记录了若干不痛不痒的细节,至于系统地整理嘛——没办法——只能把录音从头到尾再听一遍。


由此不禁想到最近看的2010版电视剧《新三国》:


孙刘联合抗曹时,孔明、鲁肃、周瑜三人在周的书房会面,孔明惊讶于周瑜的书房竟无一本书,周瑜说:我向来是看完一本烧一本。孔明听罢,感叹周郎此言格外亲切,并说他的草庐里只比周瑜多了一本书——日历。


抱着读完一本烧一本的心思去读书,自然会釜底抽薪,读得格外用心细致,这可能也是周瑜和孔明成为三国时数一数二的饱学之士的部分原因吧如果事事都做不彻底,那是绝对做不好事情的。就像我要写会议纪要,总是想着用录音给自己留后路,那么只能是对自己时间和精力的浪费。


由此反思:如果下次再有写会议纪要的需要,应该怎么做呢?我想,需要事先想好交流时可能涉及哪些方面、我希望从交流中获取哪些重要信息、需要如何引导谈话,再从这三方面在脑中形成思维框架——恰如访谈节目里主客交流一样,访谈者有的放矢地问,被访谈者有的放矢地答,不可能是毫无章法的,而是充满节奏感并且很有逻辑的。


当然,孔明和周瑜的方法也不妨效仿——下次做会议纪要时,不要再录音了!请务必把每一次的会议纪要当作是思维的大练兵吧!





关注周磨磨,一起变更好↓↓↓

一周一磨  拓展认知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