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非常忙碌的一周,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作为值月生还没有做出什么成绩,工作上又满满的需要烧脑的活计,所以一直有些恍恍惚惚。越是时间不够用,越是想把事情尽可能快速做完。

今天上午领导下达了一项任务,我略作澄清,觉得不过尔尔,接着便着手开始做。但是直到下班还是没有完成,直到晚上才与领导再次澄清,可是此时的我已经头昏脑涨。看起来,明天至少还要再花半天时间才能搞定。

晚上回家心情很是低落,心里对领导其间体现出来的做事方法是有一些怨念的,但也很明白自己不是没有问题。

严格来讲,我觉得现在对自己越来越不够诚实了。

不够诚实,表现在工作上就是似懂非懂,并且在不懂时还即刻去执行了。作为执行者,很多时候你只能看到自己分到的这一亩三分地,不知道究竟有怎样的上下文和语境 ,在宏观层面上处于一个怎样的位置,对整件事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哪些细节是可忽略的哪些必须严肃对待。

不懂装懂,一则是因为潜意识里还是太自恋,拉不下面子去问——“偶像包袱太重”。以前,别人提到东西如果自己不懂,总是习惯于去遮遮掩掩,好像显露出自己的无知是一件很掉面子的事情。而现在我发现身边有越来越多的人在面对“懂了吗”的时候,会十分坦然地说“没有”,反而有一种直率的萌感。现在的公司里,我也亲眼看到老板和项目总监在与其他领域的合作伙伴交流时,提出过一些比较小白的问题,但是他们一点都没觉得不合适。这种归零心态时常让我觉得敬佩,也感觉到社会在进步,如果自己一直都太在意面子,恐怕就要被甩下了。

不懂装懂的另一个原因是是建功心切,在领导没有明确指示的前提下就把事情搞定,是一件脸上很有光的事。这样的心情,想必很多人都有。而建功心切背后更深层的原因可能是焦虑感。对我而言,北京的工作竞争压力自然非比寻常,工作两年后不论是能力或是地位还没有达到一定程度,自然会生出一些焦虑感,于是会选择在时机不够成熟的时候做出刻意凹造型的事情。但是事实上,你的能力就在那里,不增不减,在结果导向的模式下对与错的分野特别清晰,不会因为姿态更潇洒就有更多的奖赏。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懂与不懂,才有了加因自己知识基台可能。

走在回家的冷风中,我在想:其实自己好像从来没有明白过“归零”这个词的意思,以前只是嘴巴上说着归零归零,但其实并不太明白“What is 归零”,以及“How to 归零”。其实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背着一定的包袱,你看不见它,还以为那是自己的一部分,要是真装过头了,或许有一天真的会忘记自己能力的真正边界在哪里。

风中的我对自己说:归零,其实是诚实地面对自己。而这么说不是为了给归零下一个怎样的定义,而是为这两个字找到实际的落地之点,和审视之眼。


关注周磨磨,一起变更好↓↓↓

一周一磨  拓展认知边界